【观察】塞内加尔出师不利 非洲人突破瓶颈困难重重

【观察】塞内加尔出师不利 非洲人突破瓶颈困难重重
作为本届世界杯首支出战的非洲球队,塞内加尔在缺少马内的情况下依然迸发出了不少亮点。尽管没能撼动强大的荷兰队,但特兰加雄狮的发挥相较四年前不落下风,甚至让人依稀看到了2002一代的影子。作为最被看好的非洲球队,塞内加尔这一次能否完成前辈20年前未尽的夙愿?亦或有其他非洲队一跃冲破樊篱?贝利预言真成魔咒?早在上世纪70年代,贝利就曾大胆预言:有一支非洲球队将会在21世纪到来前染指大力神杯。只不过从开局与整体签位来看,且不谈争冠、实现世界杯四强的历史性突破,对于本届参赛的非洲队伍依然是极为困难的愿景。非洲球队第一次登上世界杯舞台发生在1934年。埃及通过两回合附加赛击败巴勒斯坦,成为了史上第一支欧美之外的世界杯参赛队。从那时起直到四年前俄罗斯世界杯,非洲球队累计49次在世界杯舞台上亮相,但仅有三次触及1/4决赛门槛——他们分别是1990的喀麦隆、2002的塞内加尔以及2010的加纳。约90年的历史跨度里,八强仿佛成为了非洲队伍的世界杯天花板。曾代表喀麦隆三次出战世界杯的门将贝尔曾对贝利的言论嗤之以鼻:“他了解啥非洲足球?人们或许会说:看看埃托奥、德罗巴与埃辛,证明非洲足球确实进步了;可问题是他们根本不在同一支国家队……”四年前,非洲队伍在俄罗斯世界杯全部折戟小组赛;此番来到卡塔尔的非洲五队没有一支被外界视作四强热门,但他们依然抱有期望与雄心。已是喀麦隆足协主席的埃托奥预测非洲雄狮将与摩洛哥一路会师决赛并最终夺冠,看上去只是一个美好的许愿。喀麦隆另一名宿姆博马理解昔日队友的意图:“一开始我听到这个笑了,但他是完全正确的:如果你去世界杯不是为了赢球,你就永远赢不了。”最大短板在场外埃托奥在预测同时表达出一个观点:非洲足球想要有所突破,必须对软件、整个组织架构进行革命。职业生涯期间,“猎豹”就曾是管理不力的亲历者。2002年世界杯开打前,拥有不错牌面实力的喀麦隆闹出内讧。队员对足协奖金与比赛津贴分配办法感到不满,全队在巴黎机场附近滞留约五天、前往法兰西银行取出部分现金才前往赛地日本。经历如此折腾的非洲雄狮战斗力自然有所减损,小组赛结束就匆匆打道回府,与舆论赛前的期待值相去甚远……喀麦隆的经历只是历次非洲队伍备战世界杯“后院起火”的一个缩影。2006多哥与2014加纳都曾出现过球员的小型罢工,最终两队无一小组突围、6场比赛仅得1分。纪律性欠缺是非洲球队的普遍不足,加上混乱无序、纰漏百出的准备工作,又怎能超越前辈、突破自我?加纳队是未能捅破八强窗户纸中最可惜的一家,他们与半决赛仅差吉安在最后时刻主罚的一粒点球。1990的喀麦隆同样令非洲同胞扼腕,他们在65分钟仍然领先的情况下不幸被英格兰加时逆转。这两支队伍配得上一切掌声,但他们在归国后依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苦涩。若是跻身四强、纵使接下来两战全部失利,两队或许依然可带着笑容荣归故里。着眼长远是出路 冬季世界杯有一利好本届世界杯,非洲球队全部位居三、四档次,为制造惊喜平添了不少难度。尽管下届赛事将会扩军,但数量的提升不代表质量的飞跃。恰恰是八九十年代仅有两个世界杯名额时,非洲球队时常能在世界杯上贡献精彩表现。一个例子就是1982年的阿尔及利亚——在那个小组末轮还未同时开球的年代,首轮击败西德的北非之狐末轮先开球,结果因西德与奥地利的默契球含冤出局。在不少名宿看来,部分非洲球队痴迷于搜罗多国籍球员,但在实战中并未起到想要效果。发展青训、深入大众依然是长期发展的必由之路。此前,温格也曾建议:若想弥补选材面不足的短板,组织高质量的青少年比赛必不可少。以喀麦隆为例,埃托奥重启了全国青少年锦标赛、并提升了从业人员的待遇,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他们的后顾之忧。此番在北半球冬季举办世界杯,对于非洲球队或许有一大利好:赛季中段参加非洲杯、在较为紧凑的时间内备战成了家常便饭,这一次的适应速度想必会更快一些。尽管头牌缺席、首战告负,但不敌小组最强的荷兰队并非塞内加尔不可接受的结果。特兰加雄狮的教练组从主教练、门将教练到领队都有2002黄金一代成员的身影,壮志未酬的前辈们或许能让这批队员在接下来少走弯路。就牌面实力而言,塞内加尔依然是最有希望杀出小组、谋求突破的非洲代表。本文作者:孙奇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ethurem.com